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 >

访谈:做客搜狐娱乐两小时王朔什么都说了

  王朔上一次在公众媒体上露面,似乎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,今天,这位久未在江湖露面的文坛奇才做客搜狐娱乐《明星在线》,从他们老王家的孩子王子文的官司谈起,一直说到冯小刚、张艺谋、陈凯歌、余华……还有徐静蕾。十几年没怎么露脸儿的朔爷,今儿个没边没沿地侃了足足两个多小时,结果终究没让我们这些小时候看他的书长大,长大后看他的书改编的电影电视消遣的人失望——这哥们不仅长相没怎么变,骨子里似乎也没怎么变,聪明、劲道、有点儿野!

  ★ 王子文被他们签了两部戏,一共挣了十几万,要解约他们不让解,说“解约的话就别在北京混了”,这是敲诈勒索!控制演员其实有很多方法,人身控制是最可耻的!

  ★ 你们知道王子文是谁么?她是王少初的孙女,王少初是谁?四川师范大学文学系的教授,这孩子是我们老王家的人。

  ★ 因为这个事现在我当王萌萌的经纪人,要不然我师出无名,前几天居然在外面跟乱七八糟的人说,我弄死小丫的,疯了吧。弄死我得了,真有意思。

  大鹏: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怪怪的,以前都是一对一的访问,今天有帅哥、美女又有野兽,今天迎来的嘉宾不得了,掌声有请今天的嘉宾王朔老师。说句开场白吧。

  王朔:被国际总公司下面的某媒给告了,说她不诚信,签了几年约解约,他们要求赔偿40万,因为他们受了损失。当然我们不认为这个和约首先是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,不知道和约公布了没有,网友看了没看,和约首先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,不诚信当然不公平。国际总公司的经纪工作室,主任叫武某。武某种人太讨厌了,她忽悠了一批外地孩子,很多外地孩子到北京来,在娱乐业里面最底层的是演员是无名的演员。

  王朔:他们用完全不合理的,都知道白毛女的故事吧?外地的孩子来是一个喜儿要想在北京发展找谁管?经纪公司,我做经纪公司,我94年做经纪公司签约的第一个艺人是陆毅(陆毅新闻陆毅音乐陆毅说吧)。实际是一个风险投资,这个孩子到这儿来你要对人家负责,头三年说实在谈不上什么钱,把他捧红了才踏踏实实讲钱,人身控制是最可耻的,而且控制不了。那个合同具体甚至有什么条款?你要跟我解约,第一你不能解约,等于请一个保姆,它一分钱不出,不给工资,而且你还别想解不了我,你解约我不承认,解约15年别想在这。我当年有一个朋友,我们有一个海马工作室,冒充中央台工作室去拉赞助,被人纠察岛中央台监察室,被我是法人去挨了一顿批评,冒充中央台人员招摇撞骗,给人道歉,确实这个事不是我干的,这个事就解决了。某传媒没有能力推演员,实际给他的演员根本没有在自己的公司上面写,无非老实讲是妈咪领着这帮孩子去夜店陪酒,结识制片人,推荐到各组上戏,上戏之后抽人家40%。

  王朔:当然了,而且这个纠纷是怎么起的?甚至出现重叠签合同,重叠签合同可以,但是得协调好了,两个组拍摄不能拆了,两个时间没有协调好,造成王子文被他们签过两部电视剧,总共挣了十来万块钱,因为一个违约被扣掉三万,他们抽走40%,等于抽走七万块钱。这个孩子没什么钱,在北京还得租房,要求解约。对不起,你没有权利解约,而且武某说,你解约?你就别在北京混了。耍这套了。

  王朔:外地来的孩子,她不了解这个情况,她这儿来什么都不认识,吓死了把这个孩子。这个事说实在的一年前我跟王子文,王子文是什么人?他们真是欺负错人了,王子文是王少初的孙女,王少初是谁知道吗?四川师范大学文学教授。第一次听说吧,她父亲叫王行克和我的朋友四川大学乔雨宁是朋友,她以为大家都没来历,到你们家受这通冤。而且王萌萌和王蒙同志就差一个字,是我们老王家的闺女,她和我们邻居是好朋友,我们邻居也姓王。她老来玩,我一年前认识她,我认识人,我当兵的时候认识,在一个办公室,还是李培森,我说我能假仗义,我能管这个事。后来发现这个没法交涉,因为她那时候索价两百万,她认为王萌萌是一个有潜力的演员,你要走了,这14万我挣不着了,期望值理解为自己的损失,所以开价两百万,那就聊吧,到律师聊。她居然愚蠢到威胁我们律师,告诉他,不给钱别想混,来这套。不带这么欺负人的,等于她跟我们邻居的一个姓王的朋友好,她老去他们家玩。那天他们在那儿说这事,当时我们邻居也是做这一行的,也都知道,但是说实话这中间还有几个姓王的参与过这个。

  王朔:这几家姓王的在这行都是非常大的公司,你知道这些人最后没法聊到哪儿,都有利益交换。国际总公司收节目,独立制片人拍节目他们去买,要动她,你用她我就不买你的节目,最后聊到怎么也得赔钱。最后说能不能赔20万?不答应,必须80万。武丹丹觉得咽不下这口气,老实讲她是为这个孩子做了很多工作,做了很多工作,但是这点感谢让你这么一弄弄没了,这是去年春节的事情。

  王朔:这些事我不知道,我去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一个苦孩子了,被压迫的在北京呆不了,就得卷包走了,混不了了。

  王朔:春节PARTY在一个邻居家玩,跟人聊着聊着这个事跟那个朋友,我这个人其实有时候有点好逞能吧就算。我说这事我熟啊,我一开始以为没那么复杂,后来说这事干脆别谁大家当面聊。老实说我们都认为你在这行里混最好谁也别得罪,关键是给不了,谁替她出这个钱。找律师聊,大了,全斗气,这个事聊了一年。后来我说你是要求财还是要面儿,求财没钱,你还想把她榨出油来。

  王朔:那时候最后谈到最后改成30万,20万,现在诉讼请求调解是20万,现在20万不给你,说实在的。你求财门都没有,要面可以给你面,我们的和解条件要面可以让王萌萌,这是王萌萌本人的意见,她说她可以感谢公司为了她做了一年的工作,感谢武某本人,象征性赔你一块钱,有面儿。求财门都没有,因为这个事现在我当王萌萌的经纪人,要不然我师出无名,前几天居然在外面跟乱七八糟的人说,我弄死小丫的,疯了吧。弄死我得了,真有意思。她挑的地方很有意思,海淀是什么?海淀是中国的发源地。中国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?要平等的。昨天开庭非常有意义,昨天是的生日,他这一生最恨强者欺负弱者,他一生要求平等。大家老讲人文价值观丧失了,我认为基本价值观没丧失,现在要和谐社会,大家要的都是和谐。法国大有一个罗伯斯特尔有一个著名的话“公民不自由就强迫他自由”,这个话应该改成“公民不平等就强迫他平等”,法律是干吗的?就是强迫你平等的。所以我昨天去了那个法院对法庭印象特别好,法院完全像电影放映间,四十多个法庭,法官穿着跟神父似的。后来解释为什么不盖,原来他盖的,为了显得不是政府,他是出来不是要表现威严的,他是显示公平的,我完全受了法制教育。他们不像我这种说话听着我特理性,其实我特别感性,他们是像一堆在那儿核对证据,这个证据确实不确实?你们承认不承认?不承认质疑,他是一个完全显示公平讲理的地方。我在那儿一说话,律师直拉着我,别说话。我有强烈谴责对方的意思,但是在法庭上严重不合适。说实在的,而且武某愚蠢说她在法院有人,她在律师事务所有人,她要靠人压死这事。我到法庭一看,你有谁也没用,说实在的,我还不信这个事。她比黄世仁还厉害,黄世仁还借过杨白劳钱,她一分没拿过来。王萌萌这件事,转会费是黄格选公司转过来的,转会费是王萌萌自己出的,武某还冒充自己出的。她真是利令智昏,典型的恶人先告状。

  王朔:我能坐高点儿吗?这个有点蹲在地上的感觉。这个太软了,我想坐那个高一点,跟我的身高不相称。

  王朔:解释了吧,刚才。不要往八卦那儿想,不是那么回事,我们先主持公道,八卦之后咱们第二期再聊八卦行吗?

  王朔:我们这一方,说实在的,我认为法院很为难现在,因为我也听律师讲了,只要一审判不出肯定二审中法去,中级法院如果再输,我肯定还往最高法。这个明显与民法通则明显有失公允,你们可以搞一个网上投票,不要占50%,如果有10%的人说这个合同是公平的,我还就认这个事了,我想说一个人,可能也有人说不能说一个人,这个事在我感觉,我说实在的跟法官比起来我不懂法,这是两件事,北京人欺负外地人,欺负人家不懂。一个是实际上我认为他是特殊利益集团,我解约为什么解约?理由可能是我追加的理由,你置我的当事人于非法的程度说实在的,这是我们这一方的态度,他们我不知道。武某他们起诉的,他们疯了,说实在的,我们当年碰到过的艺员跟我们掰了我们不敢追究,经营过程当中我们有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事,闹翻了对谁都没好处。非要闹了,那对不起了,这事现在反正我跟他们没有任何意见交换,所以我不在乎了,我也不跟他们俩协调,要么接受撤诉,要么光荣和解,诉讼的理由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和解。现在电视上的辩论,最后打得脸红脖子粗,最后是妥协,你不妥协闹什么?我们光荣和解留最后一条路,但是对我们有利,动任何社会关系对我们不利,哥儿们实名举报他们。

  王朔:我被人家告过一次,别人顶着我名,我忘记了海马工作室写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电视剧,有某人顶着我名写的电视剧,写了一个类似于……的东西,冒出一个河北人举手说我,那时候请律师总公司的前任法律顾问龚莎,当庭驳回,这个文艺作品别瞎对号,跟您有什么关系。我去过一次,没有更多的了解。我原来说实在的老把法院理解为一个政府机关,利用强制解决问题,这次给我完全不一样的感觉,它是一个公平的调解,而且我只认证据,我说这些在他那儿全都没用,我得拿出来证据。比如三万块钱,出现这种情况,王萌萌工作当中重叠稿费被《寒秋》剧组扣了三万块钱,上许鞍华(许鞍华新闻许鞍华说吧)的《姨妈的后现代生活》,我们知道胶片和电视剧是两回事,电视剧说实在的不是个东西,演员不花钱天天有人上电影。她要上电影意味着《寒秋》剧组要提前走,她的片抽不是一次性发放的,你走最后一步三万块钱扣了你,所有的钱不是给王萌萌的,剧组给武某的,所以我们没有凭证,对方律师很专业我认为,我们双方律师都很好,谁主张谁举证,你说你被扣三万块钱,你拿出证据,可是没证据。

  你得拿出来您确实出过这三万,要么《寒秋》剧组出这三万,我们没找寒秋出这个证据,当庭律师说不上这个不能认定她出过这个钱,把这个真据排除掉,不是说彻底排除掉,可以有新的证人重新证明这个事。

  王朔:协调完大家认为胶片对于一个演员更重要,宁肯认这个损失了,而且你承担这个损失。王萌萌也同意,我承担这个损失。当然她不舒服了,她才挣多少钱啊?这是解约的原因之一。我认为解约真正原因还是条文明显不公,包括我看,这个是卖身契,卖给管家了,还走不了,你的所有钱她控制着你。作为经纪人说实在的,经纪人得替演员顶雷去,别人发财你才拿钱。

  王朔:其实有一个试用期,到网上去查,试用期是你考核我,我考核你,但是是一面倒的合同,你没有权利解约,解约也是无效。所以王萌萌一年之内用公正发了解约通知书,但是她不承认,认为诉讼提起前你还在和约内,你后面接的戏都叫违约,解约是承认的,但是就是怎么赔偿的问题。武某没有实际损失,这个事审判员大家心里都明白,你有实际损失,现在这个事如果王萌萌占一点理由我都不会站出来干这个事,你花了多少钱我一定赔你,而且你前面拿了七万块钱,就是你的合理支出。你把你印台历的,印内部刊物的都算成你的损失,本来就是合理支出,人家王萌萌自己拿钱拍了一套照片也拍得不怎么的,假装是他拍的,拿出来洗照片的,跟这个完全是两回事,伪造文书,不知道有没有藐视法庭罪。

  王朔:你们没事可以到海淀法院,你们离海淀法院挺近的,旁听特别有意思,完全是真事,完全是电视剧。而且律师的台词编剧根本写不出来,他们有一套专业的词汇,那个词汇我一看,我昨天旁听也有我们朋友,我说你们还瞎找什么编剧写,就天天挨个听,听完回棋之后,正好那个长度是一集电视剧的长度,特别好玩。大家都在那儿有时候老实说很大程度上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你没有证据支持就不能认为你是实话。

  王朔:我写不了,一到哪儿发现专业术语,他们之间审判员和律师非常熟悉这套语言,就像医生和医生之间的话,你根本插不进去,你别瞎写了,上法院说话要简洁,我这个有点罗嗦了。那个简洁台词要求就是简洁准确,要求符合逻辑,它完全符合这个。过去讲人生如戏,那是比戏好看,电视剧写的多拙劣,其实把实况录下来就是很好的电视剧。

  大鹏:我刚才注意到您用了一个比喻,我现在是王子文的经纪人了,这个事官司过后,王子文以后在娱乐圈的发展是不是您?

  王朔:说老实话不了那份闲心,我这个人干事有头没尾,说实在的你今年跟一个孩子似的,需要付出很大的精力和耐心,那除非我什么都不干了。而且我说实在的,我这个人在这个行里有朋友有敌人,她要是我当经纪人,无端树这些敌人没必要,作为一个演员最好中立一点。我认为看情况吧,实际上经纪人这个工作非常操心,说实在的一个经纪人带两三个演员累死了,所有的事操心。

  王朔:某传媒不是什么大公司,将来会有集团诉讼的,因为这个解约的事不是一件,我自己认为还是一个重要前提,说实在的我认为武某是不懂法的,国际总公司的法律顾问应该给她进行普法教育。你签合同的时候有一个重要条约,其实也是符合公平对等原则的,你要保护对方利益,你不能欺负人家不懂法不保护,你不保护对方利益,你的利益也受到损失。当年我们签合同的时候,最好甲方一条、乙方一条,权利义务相等,那里面的花招很多,字面公正。甲方国际总公司全部是权利,乙方全部是义务,连解约的权利都没有,实际是一个委托合同,哪儿有说请一个保姆都不许解约,合着我们家就是你家了,违反了基本的原则,这个合同肯定不应该被尊重。说实在我当时起了添油加醋的作用,卖身契绝对要推翻它。让所有的人看完,我认为一片哗然。因为说实在的,北京搞经纪人的这些人我都认识,王金花这些做得很好,哪儿有这样没有人敢这么干,这么干这个演员不红则已,红了一定走,你拿她一点辙没有。所以你控制演员怎么控制?拿金钱控制,我借你一百万,你交不完这一百万你不可以走,你可以这么做,她进行人身控制,人身权利是宪法赋予,我卖给你当奴隶了,我答应都没用,这跟高利贷合同和赌债合同是一样的,政府不可能礼。

  7图文:著名艺人徐熙娣写线图文:韩国当红女星崔智友个人写线青春偶像《蓝色大门》主要演员介绍

  ·王子文解约案今日下午开庭 王朔出庭力挺(图)(12/26 18:16)·冯小刚与王朔叶京恩怨大揭秘 往事不如烟(图)(10/30 13:24)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:新出网证渝字009号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

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